当前位置:xmks.cn搞笑当农妇遇上特务
当农妇遇上特务
2022-09-11

这是1944年仲夏的一个下午,四川安岳来了两个日本特务,一个叫渡边,一个叫伊藤。他们受日军华中派遣军特高课派遣,秘密潜入四川,对盟军中国战区大后方的战备公路进行侦察,为日军飞机轰炸指示目标。

就在昨天,这两个特务引导日本战机,对安岳境内的一条战备公路和桥梁进行了轰炸,盟军运往前线的战备物资被堵在半道上,无法前行……

这会儿,渡边和伊藤装扮成了学生模样,瞧这模样,还真像是中国人。两人站在安岳境内一座小山的山坡上,偷偷笑了,笑过之后,他们躺在一棵树下休息。

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,一会儿,山下传来一片嘈杂声,两人拨开草丛一看,看见山脚下来了一大群人,有拿铁钎的,有背绳索的,有推鸡公车的,还有军车在活动……他们再顺着山势朝前看,看见前山有一条新修的断头公路,他们明白了:修路的干活。

两人打开地图想找到这条路,但无论怎样,始终没有找到这样一条顺着山丘蜿蜒延伸的公路。

这是一条新修的公路,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!渡边和伊藤欣喜若狂,他们拿起工具,在图纸上开始添加记录。

就在他们专心描图时,山上起了一阵风,把他们手中的图纸吹走了。这时,从山后上来一个农村妇女,她是上山来担水的,她看见图纸在空中打了一个滚,“噗”,最后掉进她的水桶里,湿了。

那妇女看见山上有陌生人,有些意外,但因为走得累了,她没说什么,在树林里撂下担子,坐在地上揩汗休息,还顺手从水桶里捞起那张图纸来看。渡边和伊藤十分担心,如果他们的秘密被发现,那就大祸临头啦!

图纸浸了水,湿漉漉的看不清楚,农妇就随手把图纸晾在了自己的扁担上。

两人松了一口气,渡边走上前去,说:“大嫂,那个……东西是我的。”

农妇看了他一眼,大大咧咧地说:“我知道是你的,看一下不可以吗?”

渡边说:“可以可以,只是……麻烦你……可不可以还给我?”

农妇仔细打量了他们一番,说:“我看你们是外乡人吧,是学生?”

两人都有些紧张,他们担心农妇会发现什么,伊藤甚至把手探到了身后,他的腰上藏着一把“王八盒子”。伊藤想,如果这农妇大叫大喊,在这荒郊野地,要解决区区一人,也不需弄出多大动静。

就在这时,伊藤的手被渡边按了下来,因为渡边看见筑路的工人都到了前山山脚的工地上,太阳白晃晃地晒着,因为距离远,农妇若要叫喊,工地上的人也不会听见,所以渡边认定一切全在他们的掌控之中,没必要动刀弄枪的。

为了要回那张图纸,渡边坐下来,和农妇说话。

渡边说:“大嫂,我们是学生。国难当头,路过宝地,我们到成都是去投军的,那张图纸是我们到成都的地图。”

农妇“哦”了一声,又从扁担上拿起地图来看,看完了,她对着面前这两个年轻人打量起来,她想到了自己的儿子,说:“要是我的儿子不死,也有你们这般大了,也是念书的年龄。”

渡边问:“你儿子……”

农妇说:“我儿子死了,死在台儿庄,是我把他送上前线的,那年他只有18岁。”

农妇又说,老大死后,她又把老二送上前线,后来老二也死了,死在上海前线;然后,她又把老三送上了前线,老三死在常德保卫战,没有办法,她又把老四送上前线。

渡边越发吃惊了:“等等,大嫂,你到底有几个儿子?”

农妇回答说:“我有六个儿子,五个牺牲在抗日前线,还有一个在家种地。”

渡边问:“那你为什么没有让老六投军?”

农妇说:“为什么要他投军?这是我留下的种子,要是我儿子都死了,我就没孙子了。有了儿子,才会有孙子、曾孙子,才会香火不断,一直有当兵打仗的人。”

渡边不再说话,他心不在焉,他只想讨回地图,但农妇并没有还给他的意思,也没有看出眼前这两个年轻人的心思,她继续说道:“为了给我儿子报仇,昨天我抓了一个日本鬼子。”

农妇这句话,把渡边和伊藤都逗乐了,农妇见他们一副不相信的神态,便说:“你们还别不相信,真的,就在我们家田坝头。”

渡边说:“怎么可能?”

农妇说:“怎么不可能?一架日本飞机被我们打下来,掉到我们家稻田里,日本鬼子跳伞后,是我第一个冲上去把他抓住的……后来,我们拳打脚踢,把他捶个半死。”

渡边的神态紧张了起来,问:“后来呢?”

农妇说:“后来,他说他是良民,良心大大的,恳求我们不要杀他,他说他们渡边家族弟兄六个,他是最后一个……我呸!他们家情况怎么跟我们家情况一样啊,难道有人给他们提供情报?”

渡边心中一紧,随后镇定地说:“巧合,纯粹巧合。”

农妇说:“巧合也就算了,不过,对千刀万剐的日本鬼子,我们决不留活口。”

渡边大惊失色:“什么?你把他给杀了?”

农妇说:“当然,还能怎的?”

渡边和伊藤倒抽一口气,这时,渡边看看天空,夕阳西下,他再看看前山的工地,工地上仍是一片忙碌的人影。农妇婆婆妈妈说个没完,实在太烦,而伊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农妇的身后,他拔出手枪,准备给农妇致命一击,渡边大惊,示意他不要动手,因为他听见树林里有响动,果然,响声过后,从树林里走出几个挑柴的樵夫。

伊藤迅速收了枪,渡边向伊藤递了一个眼色,两人要回了地图,告别农妇下山,迅速消失在山下的密林里……

那农妇看见樵夫们,这才放下心来,说:“你们这么晚才下山呀,老娘等得小命差点没了!”

一个樵夫放下柴禾,问:“出了啥事?”

农妇说:“发现两个日本特务。”樵夫望着山下两个远去的背影,说:“怎么可能?”

农妇说:“怎么不可能?他们在这里画公路图。”

樵夫们一听,抄了扁担要追上去,被农妇拦住了,说:“不用追,前面有盟军关卡,他们慌不择路,走不了多远的。”

果然,渡边和伊藤没走多远,便被守卡的士兵拦住了,一阵盘问,露出破绽,又从身上查获了地图,于是被抓住了……

抗战胜利后,渡边和伊藤被遣返日本。这天,在安岳县城,他们两人被集中起来,等待上路。渡边无意中看见了一个赶集的妇女,细细一瞧,正是上次在画地图时遇见的那个农妇,他追上去,问:“大嫂,那条新修的公路到底通向哪里?”

农妇认出了他,说:“你真想知道?”

渡边点一下头,农妇说:“你知道了有啥用?战争已经结束了。”

渡边说:“我没有完成我的任务。”

农妇想了想,说:“告诉你也无妨,那是我们修建的第二条战备公路。你炸我们一条,我们就会修建第二条、第三条……所有的物资输送一直是畅通的,所以你白忙活了。”

渡边好像明白又好像没明白,他说:“谢谢大嫂告诉我这么多,我要告诉大嫂的是—被你们处决的飞行员,是我哥哥,现在我是渡边家族唯一活下来的儿子。谢谢你们,没有杀我。”

农妇“哈哈”笑了,说:“我们中国人没有那么坏,如果飞机上掉下来的那人真是你哥哥,我要告诉你的是,你哥哥没死,他被提前遣送回国了。”

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